绿谷菳晔❅(盼望下雪

喜欢可爱的天使

包括你

【All金】王妃(1)

#凹凸世界#

#全员→金#

#联文rua!@今天的凹凸也十分核平呢

#陆时秋/执笔#

       “王八蛋雷狮你不是人你不是人!睡过我以后始乱终弃还让我把孩子打掉!你个畜生简直枉为雷王国王!我……gibberish!”

       谁能想到这种话会由王城门口一只不知哪来的毛头小子喊出。

       慌张的侍卫连忙一左一右拉住他往旁边拖,错开附近路人投来的奇怪视线,凑到...

【信昭】你看他多贴心啊

#王者荣耀#

#韩信x王昭君#

#重言式宠妻(大概#

#陆时秋/执笔#

       “韩重言,”打过一个喷嚏后,王昭君哑哑地开口,“我好像生病了。”

       韩信闻言不自觉蹙了下眉头,可念及正在团战中,他只得飞快瞟眼女朋友惨兮兮的样子就收回视线,漫不经心道:“感冒?”

       见沙发那头的人终于肯把黏在手机上的视线分个一星半点给自己,王昭君吸了吸鼻子,不自觉把身...

【龙樱】那么,走吧

#网球王子#

#越前龙马x龙崎樱乃#

#超短,被官糖炸出来交个党费#

#陆时秋/执笔#

       “龙崎,走了。”

       越前龙马拉起她,嘴角抿住,下颔绷紧,看向法国王子的瞳中满是敌意。

       ###

       两手相牵时龙崎樱乃有几分恍惚,神色虽惊讶,脑海中仍空荡一片。...


【瑞金凯】一窗之隔

#凹凸世界#

#格瑞→金←凯莉#

#超级短小,瑞哥戏份较少#

#陆时秋/执笔#

       粉紫色汽车在崎岖一片的小道中缓慢行驶,周遭的黑暗深一层浅一层漫开,不甚明亮的车灯仅能使人看清前方一小段路程。

       金本就自带路痴属性,此刻更是满脸懵逼。他扯了扯旁边驾驶座上的人的衣袖,“凯莉,你要带我去哪……”

       凯莉正忙着认真开车,目光全神贯注紧盯前方。于是她...

【信昭】在你面前永远是小孩子鸭

#王者荣耀#

#韩信x王昭君#

#有女儿的婚后生活!#

#陆时秋/执笔#

       北夷有个流传千百年的风俗——每到立春梅花开时,无论你是到天上去当神仙了还是嫁到外太空了,即使相隔千万里都得重归故乡同北夷长老成吉思汗赏梅。

       毕竟赏梅算得上比过年还重要的大事嘛。

       平日王昭君回趟娘家都得拖家带口。当然这绝非她本人意愿,是次次韩信在人出门前拽着自家媳...

【绿谷派阀】沉迷抽卡的结果只有暴死

#我的英雄学院#

#派阀全员→绿谷出久#

#码完这篇我就去写作业!#

#陆时秋/执笔#

[丽日御茶子]:你们有玩那个游戏吗!

[饭田天哉]:是那个吗?

[丽日御茶子]:是的是的!

[峰田实]:哪个?

[轰焦冻]:有玩。

[丽日御茶子]:欸,轰同学也会玩这种游戏的吗。

[轰焦冻]:嗯。

[峰田实]:所以到底是哪个游戏??(黑人问号脸

[饭田天哉]:毕竟游戏里有绿谷,轰同学会玩也是在所难免的。

[峰田实]:什,有绿谷?!(警觉

[丽日御茶子]:对喔,其实我也奔着出久君去下游戏的。

[饭田天哉]:虽然说出来有点丢人,但我也。

[峰田实]:可以告诉我是什么游戏吗,我也想...

【佩金】大狗狗沉迷学习

#凹凸世界#

#佩利x金#

#一下被这句土味情话撩到惹#

#陆时秋/执笔#

       佩利:“我觉得上学一点也不好。”

       透过玻璃窗的光照亮灰尘,它们在空气中旋转飘扬,最后悠悠落下。

       卡米尔抬起眼睑看看他,不耐烦应一句:“我知道。”

       “最讨厌的就是丹尼尔非逼着本...

【信昭】而且只要这一个

#王者荣耀#

#街头霸王x偶像歌手#

#我也不知道写的啥玩意儿#

#陆时秋/执笔#

       “男朋友什么的……”

       面前的小歌手歪过头,顺势斜散下来的刘海遮住半只眼。

       “不是写歌的素材吗?”

       ###...


【绿谷派阀】看电影不如看绿谷

#我的英雄学院#

#派阀→绿谷出久#

#嗝,聊天体码起来好轻松#

#陆时秋/执笔#

[丽日御茶子]:好困……

[饭田天哉]:我也有点。

[峰田实]:绿谷挑的电影果然和他本人一样正经(深夜看片竟然不选点18禁的刺激刺激

[丽日御茶子]:全是关于英雄个性的分析,脑袋疼。

[饭田天哉]:绿谷同学倒是看得很认真。

[丽日御茶子]:搞不懂……(拔自己头发

[丽日御茶子]:但出久君认真起来的样子,恰恰是我最喜欢的呢。

[峰田实]:?!

[饭田天哉]:认真的绿谷同学的确很有魅力。

[丽日御茶子]:对吧对吧。

[峰田实]:停一停停一停。

[丽日御茶子]:嗯?

[峰田实]:你们知...

【白苏】五彩棒真的那么甜?

#狐妖小红娘#

#白月初x涂山苏苏#

#漫画虐得我喘不过气#

#陆时秋/执笔#

       比起钱,道士哥哥应该更喜欢吃吧?毕竟拜金属性纯粹就是为了能买一大堆好吃的。

       至于最喜欢吃什么,以她兽类的直觉来看,果然还是妖馨斋的五彩棒赛高!

       嗯,书上的常识嘛。

       前有白...

佛系咸鱼的文章归档

这里陆时秋,本性沙雕

是只辣鸡,但希望能成为有用的辣鸡

墙头多,吃粮杂,产量低

lof随便日(如果您不嫌弃的话


『凹凸世界』 

喜欢金;瑞金≥all金;雷点:瑞嘉瑞/瑞金以外的格瑞相关cp。

※ 一发完

【瑞金】瑞哥式心嫌体正

【卡金】伦敦街头

【嘉金】专业拆台王嘉德境泽 

【雷金】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佩金】大狗狗沉迷学习

【瑞金嘉】来品品这日狗的今日头条

【瑞金凯】一窗之隔

【All金】血族

※ 连载

【All金】爱神巧克力进行时

(1)(2)(3)

【All金】王妃

(1)


『我的英雄学院』

喜欢绿

【轰出胜】前门拒虎,后门进狼(上)

#我的英雄学院#

#轰焦冻→绿谷出久←爆豪胜己#

#给我家狗夕的狼兔虎pa#

#陆时秋/执笔#

       平日里寂静至极的森林嘈杂一片——猎人的枪响此起彼伏。同伴在被打中时发出凄厉嚎叫,鲜血四溅,将双眸染得绯红。

       良好听力使他在这般环境下竟还能隐约听出从远处传来的、夹杂于混乱声息中的人类话语,他听不懂,但结合平日对语言的所见所闻及那种载满怨气到撕心裂肺的吼声,他可以断定:必然不是什么好话。...


【All金】爱神巧克力进行时(3)

上一篇

#凹凸世界#

#全员→金#

#几月一更是因为我没列大纲#

#陆时秋/执笔#

       全场陷入诡异的寂静,只有风吹来的沙沙声。

       金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型,视死如归地闭上眼,等着嘉德罗斯为了爱情朝他脸上来一拳。

       他希望爱神小姐对于起死回生术略懂皮毛。

       通...

【轰出胜】都是共享单车的错

#我的英雄学院#

#轰焦冻→绿谷出久←爆豪胜己#

微博上看到的,就瞎写写吧#

#陆时秋/执笔#

       绿谷出久从没想到过自己会有如此狼狈的一刻。

       “绿谷,怎么了?”厕所隔间门外传来轰焦冻关切的问话。

       “呃,也没什么……”绿谷吞了吞口水,默默把裤子提起来,脸烫得能烙饼,“就是,我的臀部,好像有点烫伤……”...


【轰出胜】鱼!好大的鱼!虎纹鲨鱼!

#我的英雄学院#

#轰焦冻→绿谷出久←爆豪胜己#

#对不起我是来搞笑的#

#陆时秋/执笔#

       我是条鱼。

       好大的鱼。

       虎纹鲨鱼。

       ###

       不准问我虎纹鲨鱼是什么品种!...

【雷金】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凹凸世界#

#雷狮x金#

#救命最近满脑子这种沙雕东西#

#陆时秋/执笔#

       经查,犯罪嫌疑人雷某23岁,8102年曾因盗窃被判刑,他很快承认了盗窃电动车的事实。面对镜头,雷某不但没有丝毫羞愧,甚至说起了歪道理——

       “没有钱了,肯定要做啊。不做……不做的话没有钱用。”

       新上任为狱警没几天已经见过雷狮好几回的金完全无法理解,“那你怎么不...

【瑞金嘉】来品品这日狗的今日头条

#凹凸世界#

#格瑞→金←嘉德罗斯#

# @All.King农业科学院 #

#陆时秋/执笔#

1L 楼主

今天的头条怎么回事!!!啊!!!我最喜欢的金宝竟然……呜噫噫呜呜哇啊啊嗷呜呜呜呜哇啊啊!

2L

标题党?

3L

lz说话没下文,差评。

4L 楼主

不是,只是我……真的很悲伤QAQ

5L

所以金怎么了?

6L

我也关心这个问题。

7L 楼主

你们都不知道,那我倒有点犹豫要不要说了……

8L

???哦lz就是故意来吊人胃口的,鉴定完毕。散了吧都散了吧。

9L 楼主

我不是我没有!只是这个事实真的令人难...

【嘉金】专业拆台王嘉德境泽

#凹凸世界#

#嘉德罗斯x金#

#才知道嘉总生日,临时码个小短篇#

#陆时秋/执笔#

       “啊?今天是嘉德罗斯生日?”金看着对面满脸不怀好意的男人,奇怪他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种事。

       雷德讪笑:“是啊。你就没什么要表示的吗?”

       金顿觉不妙。不可否认他对雷德很有好感,毕竟这人对自己好是真的,可每次他们的交流中只要带上嘉德罗斯,差不多就是他倒霉的...

【卡金】伦敦街头

#凹凸世界#

#卡米尔x金#

# @All.King农业科学院 #

#陆时秋/执笔#

       历经千辛万苦,一直以来双向暗恋的卡米尔和金终于打破两人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堂堂正正成为了对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

       金的临时监护人丹尼尔表示自己有义务知道最近的双休日金都跑出去干了啥(竟然不待在家陪自己搭积木),金也没打算掩盖自己谈恋爱的事,三言两语就给交代清楚了。...


【All金】爱神巧克力进行时(2)

上一篇

#凹凸世界#

#全员→金#

#想看被金宝撩到的幻幻#

#陆时秋/执笔#

       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心头咯噔一跳,才闭上的眼睛又再度睁开。

       ——四周都充斥着粉色的烟雾,以肉眼细微观察才能发现的速度缓慢流淌着,看似细雾迷蒙,实际上却厚重得将他一眼望去范围内能看到的所有事物都遮掩起来。

       金闭上眼睛。...


【All金】血族

#凹凸世界#

#全员→金#

# @All.King农业科学院 #

#陆时秋/执笔#

       王国的公主艾比被血族掳走,全国上下因此陷入恐慌。高层人士琢磨着为何仅是一个血族人就能无声无息突破重重防卫向城堡中心的公主伸出魔爪,低层百姓则大声呼吁要把高贵的公主救回来。

       王子埃米叹口气。

       好好好,救救救。...


【轰出胜】我DEKU宝贝生日快乐!

#我的英雄学院#

#轰焦冻→绿谷出久←爆豪胜己#

#all出汤底,无个性设定#

#陆时秋/执笔#

       “那个,小、小胜喜欢吃蛋糕吗?”绿谷出久眼巴巴地跟在爆豪胜己后面,低着头轻声问道:“如果喜欢的话……”

       “哈?”爆豪胜己嘴一撇,“我怎么可能喜欢那种甜得发腻的东西?”他毫不客气地将话打断,末了还要添上一句“废久你脑子坏掉了吧问我这种蠢到爆的问题?”...


【暗云】儿时戏言

#楚留香手游#

#暗香♂x云梦#

#我赶上时间了啊啊啊!#

#陆时秋/执笔#

       “那你一开始为何不同意?”

       “没有为何……好玩呗。”

       “……”

       ###

       小小的云梦支肘...

【All金】爱神巧克力进行时(1)

#凹凸世界#

#全员→金#

#是写给自己的生贺# 

#陆时秋/执笔#

       金以未来几个月卡米尔送给他的甜品保证,在步入高中的这些日子,他虽然为人热情,但交友也仅限与班里比较聊得来的,可以说是寥寥无几了。就算再放大点扯上隔壁某些班里明明不算熟悉可遇见了也总会向自己打招呼的“陌生人”,那把他的圈子放在这社会至极的偌大学校里,随便拉个外表普通的路人一对比,也实在小得可怜。

       所以金现在对着课桌前一排站开的大佬们低头选择懵...

【瑞金】瑞哥式心嫌体正

#凹凸世界#

#格瑞x金#

#遇到天使了高兴到诈尸#

#陆时秋/执笔#

       烈斩在空中划出一道绿芒,凯莉一个闪身堪堪躲开这带着凛冽杀气的攻击,却还是被充满压迫感的元力削下发尾一撮。她咬牙轻啧一声。

       念及面前人毕竟是金到现在还傻傻相信着的“朋友”,格瑞最终面无表情地将烈斩扛回肩上暂作收手姿态。瞥向凯莉的那一眼里却清楚涌动着未完全褪去的杀意,不加遮掩地袒露出来。...


【权庭】因为你不是她

#狐妖小红娘#

#王权富贵←风庭云#

#只是小师妹的一厢情愿#

#陆时秋/执笔#

  外边是在下雨么?淅淅沥沥的,薄凉。

  真是的,最令人厌烦的天气也莫过于如此吧?缠绵于耳边永不停歇,总会勾起那些藏在心底深处刻意去遗忘的回忆。

  师兄,我又想起你了……

  ###

  我生而高贵,是王权家主所收的唯一一位女弟子,也因年龄最小,于是同门的师兄弟都爱唤我一声小师妹。至于名字,竟是连我自己都记不大清楚了。

  而我直到现在都铭记于心的,是初拜于师傅门下见到你的那一刻划过心头的异样之情。我至今不明白,那样的感受因何而生,是为何物?但我却在如此的懵懵懂懂中明白了我唯一明白的一件事,...

【邦良】为孤身着女装可好

#王者荣耀#

#刘邦x张良#

#借梗噗呲#

#陆时秋/执笔#

  阳光从窗外透进,照亮米白色的墙壁,星星点点的光斑似是不小心洒落在床上之人的脸庞。

  刘邦躺在典雅的紫檀木床上,面色惨白,任那微光再怎样活跃地跳动,也带不来一丝生机。

  呼吸微弱的他仿佛是要与周围的死气沉沉融为一体……

  门被轻轻推开,声音小得连那所谓的“嘎吱”声都听不见,床上的人却敏锐地睁开了眼。

  抬头望去,“重言,子房,你们来了啊……”虚弱的语气在空气中轻轻柔柔地荡漾。

  闻者,皆是心疼。

  张良走上前去,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刘邦,那眸光中的不舍看得他颇为不自在,“子房你别老盯着我看啊,虽然我知...

【信昭】是否存在生死相依的爱

#王者荣耀#

#韩信x王昭君#

#真爱?tan90°#

#陆时秋/执笔#

  韩信从未想过成亲,至少他认为这种事并不是一个人一生中必须要做的。于他而言,最重要的是领兵打仗、保家卫国。

  他以为自己永远不会摊上这类麻烦事儿。

  只是现在,他身着红色喜服,缓步驾着马向喜堂走去。这马不似他于沙场上骑惯了的那般精干,一蹄子踏在地上会发出哒哒的响声,连嘶鸣声都是震耳欲聋。

  而这匹……韩信蹙了蹙眉。太弱了!脚步还算稳当,可惜跑得太慢,稍有点风吹草动就容易受惊,一看便知是平日放在马厩里养尊处优着。那人畜无害的眼神他是当真不喜欢。

  路的两旁凑满了人,有些爱慕韩信多年的小姐们...

©绿谷菳晔❅(盼望下雪 | Powered by LOFTER